• 文章标题
  • 作者
  • 阅/评
  • 日期
  • 54/0
    2018-01-24
  • 花朵在赵家铺娘家已经住有半个月了,惦记着家里的公公和婆婆。六子、花朵、珍珍准备带孩子回家。自从珍珍结识了六子,心情舒畅,精神很好,满天的乌云散去,自己有了随心如意的男朋友。珍珍的父母也很满意,感谢花朵救了女儿,感谢花朵为女儿找到好的归宿,为珍珍去天津喜鹊台…[浏览全文]

  • 40/0
    2018-01-23
  • 楔子“天空中的颜色真的好美,我们也可以一直这样下去,对吗?”“可以,只要你愿意,我们可以一直这样下去。”“真的吗?你怎么这么肯定,万一……”话还没有说完,他的唇早已覆上她的唇,“没有万一,我们一定会好好的,一直这样美好下去,相信我。”此时的她早已被此时的光…[浏览全文]

  • 111/0
    2018-01-23
  • 第八章幽暗的房间里挤满了人,床上的女子脸上的伤已经开始腐烂,整个枕头都被血浸湿了,让人不忍直视。慕仇坐在床边,俊美的脸上没有任何表情,只是紧握的手却暴露了他此时的紧张:"所以,这么长的时间,你们告诉本王你们没有办法,是吗!"凌墨在一旁看着,他还从未见过主上…[浏览全文]

  • 100/0
    2018-01-23
  • “警官,我是李小飞,我是来自首的。”李小飞庄重地对民警说。“好,说说你的事吧。”民警拿出了本子边说边记录着。李小飞将伙同阿亮、小虎子跟踪阿彪并将他砍死在门口的事合盘托出来了,当然他没有出卖老李和刘哥,只是说他们受一个港商的高价雇佣,才去做掉的阿彪。这其实是…[浏览全文]

  • 99/0
    2018-01-23
  • 次日清晨,孟丽睁开眼,发现李小飞正默默地注视着她。“我永远都属于你,我的心永远都是属于你的。”孟丽对李小飞说。“我也是。”李小飞说。两个人紧紧地相拥在了一起。他们去了天安门,故宫,动物园。一连几天,他们都在尽情地享受着这些为数不多的日子,他们贪婪地吮吸着在…[浏览全文]

  • 90/0
    2018-01-23
  • 李小飞已经记不清他是第几次踏上火车了,他也没有心情想,南北的气候差异跟他再也没有半点关系。他甚至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回北京,他想马上见到孟丽,但是又害怕见到她。他感到自己是一个负心人,是的,无论是对张婷还是孟丽。对张婷,他心情不好时总是去吼她,但是她从来没有…[浏览全文]

  • 102/0
    2018-01-23
  • 列车再次驶向珠海,李小飞双眼无神地躺在卧铺上,失落到了极点。他应该感到解脱才对,是他想通过这种方式来让孟丽忘了他,他也忘了孟丽。可是他做不到,这不是他的真实想法。他总是被纠缠在这种漩涡当中:他希望孟丽能在他的身边,给他精神上的安慰,但是他又希望孟丽远离自己…[浏览全文]

  • 71/0
    2018-01-23
  • 返回的时候,李小飞向出租车司机要了一块纸巾。司机早就看到他们依依惜别的样子了,也看见李小飞的嘴唇被咬出血了,乐呵呵地对李小飞说:“小伙子,年轻就是好啊。人家姑娘对你这么痴情,你真是好福气。”李小飞嘴唇很痛,没敢和他多说话,只是礼貌的笑笑。回到宾馆,他给孟丽…[浏览全文]

  • 83/0
    2018-01-23
  • “阿飞。?裉烀煌馊,就老刘我们三个。我们好久没有单独聚聚了,今天一块聊聊。”茶庄老李慢理斯条但不失热情地对李小飞说。李小飞知道一定有什么事发生了。茶庄老李是个矮胖子。大大的肚子,圆圆的脑袋,满脸的络腮胡子!一对大框的眼镜,不知道是不是近视。他一开口便露出…[浏览全文]

  • 72/0
    2018-01-23
  • “师傅,停车,我下车。”途中,李小飞突然对司机说道。“小伙子,下车可以,票不退的哦。”司机提醒他,同时停下了车。“不要紧。”李小飞推开车门,走了。他打了一辆车,来到市里,却不是孟丽的家,而是直奔西客站-------他要去南方了。李小飞买了一张去珠海的卧铺。…[浏览全文]

  • 64/0
    2018-01-23
  • “丽丽,你眼睛怎么了,没有睡好觉吗?”吃饭的时候,孟丽的妈妈关切地问她。“没有,我昨天没摘隐形眼镜,半夜醒来眼睛疼得流眼泪,我一会儿去找大夫看看。”孟丽淡淡地掩饰,她扫了一眼李小飞,就立即把目光挪开了。孟丽的妈妈斜了李小飞一眼,嘱咐他说道:“小飞,一会儿你…[浏览全文]

  • 64/0
    2018-01-23
  • 窗外,大雨潺潺,雨水就像断了线的珍珠一样,从屋檐上倾泻而下,时不时电闪雷鸣。天地间已经白茫茫的一片。“你爱我吗?”孟丽把头伏在李小飞的怀里,闭着眼睛,喃喃地问了一句。“爱。”李小飞干脆地回答道。他抚摸着孟丽的脸,然后用嘴唇压住孟丽的唇。良久,孟丽推开他,但…[浏览全文]

  • 782/0
    2018-01-22
  • 、第二天,李小飞还是早早起来,这并不全是闹钟的原因,在深圳的那段时间他曾经在看守所里度过三个月,最后无罪释放,也就是在那时,他不得不每天晚睡早起。他能适应各种环境,早早起来,对他而言不是什么难事。从那时到现在,他的神经一直紧绷着,他害怕只有有一点松懈,人就…[浏览全文]

  • 781/0
    2018-01-22
  • 李六子和赵花朵乘公交车,一路颠簸,来到蛟河县赵家铺村南百花湖下车,百花湖开满了鲜花,鸟儿欢聚在一起唱歌,鱼儿在湖里畅游。这里是花朵和二柱相爱的地方,那红红的水蓬蓬草连着二柱,花朵的心。花朵看着水蓬蓬草不由的泪如雨下,六子知道花朵又想起二柱和花朵一起采水蓬蓬…[浏览全文]

  • 2454/0
    2018-01-20
  • 蚂蚁的孤独我一直走,找自己的母巢,一定是一片温暖的地方。我迈开脚步,撞开走向我的人,撞开那些抑或芬芳抑或汗碱味的风,用鼻子细细地嗅属于自己的味道,一无所获。那些本该来的人,那些本该发生的事,最后都被记忆吃了,我走到快昏厥,我不知道也许心不想走,但脚永远不听…[浏览全文]

  • 2459/0
    2018-01-20
  • 第七章残败的坟头上,几根白色的纸条幽幽的飞着。偶尔传来一两声乌鸦的叫声,看着这前不着店后不着村的,心里忽然瘆得慌……"哎,你……你不会是想杀人灭口吧?就……就算是陪你在人间待三天,也不用选在这种地方吧!"我现在忽然有些后悔了,怎么就没想到他这种怪癖,能有什…[浏览全文]

  • 2648/0
    2018-01-19
  • 第六章"当然帅了,冥帝。您老那是所到之处百花凋谢,所有东西都黯然失色,只要是个女的,看到您不得扑上去啊.是吧!"凌墨轻咳了一下,拉着灵儿转身欲走.他可不想在这打扰冥帝的兴致."灵儿,你要走啊,我陪你啊!"我可不想在这陪着这一尊冷佛.慕仇看着躲他像躲瘟疫似的…[浏览全文]

  • 2636/0
    2018-01-18
  • “断命崖”的故事一少妇莫名失踪,家人煎熬,多年痛苦一故事多年恩怨,牵涉三代,悲欢离合骡子山下,有一个小村子,叫骡子村,村里住着几十户人家,由于大山挡路,用骡子作为交通工具,因此而得名。村里有一户名叫朱镀银的人家,儿子长得俊朗,高中文化。虽然没有楼房,却有平…[浏览全文]

  • 2652/0
    2018-01-18
  • 第五章凌墨看着前面的人,寒冥殿的冰冷早已将他的心冰封了。……"说吧!"慕仇回头示意了一下."主上,经属下查实,这次的事情是他策划的,他已经回来了."凌墨偷瞥了一眼,慕仇的脸上依旧是冷冷的表情."是嘛!他回来了."语气里带着一丝玩味.冰冷的眼眸中尽是压抑的怒…[浏览全文]

  • 2639/0
    2018-01-17
  • 秋河公社文化站电影放映员徐家宝,是天津下乡的知识青年,安排在秋河公社电影队,日夜忙碌,为秋河公社各大队放映电影。为了配合农村的中心工作,秋河公社学习小刚和二柱的建设农村的模范事迹,教育秋河公社青年,打好农村三秋工作的这一仗。冯社长决定放映我们村里年轻人,让…[浏览全文]

延伸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古榕树下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