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文章标题
  • 作者
  • 阅/评
  • 日期
  • 2650/0
    2018-01-17
  • 桑尔见到春树的时候,春树躺在地上,几乎不能动弹。在他的不远处,躺着一只吊睛斑额老虎,已气绝身亡。春树的胳臂上撕烂了一块,小腿处被咬去了一块肉,脖颈处有抓破的痕迹,血几乎流了一身。小腿处还有一处蛇的牙。?醒?。从他的穿着看,他是个猎人,但桑尔不认识他。见他…[浏览全文]

  • 2676/0
    2018-01-12
  • 森林里有只大灰狼,会骗人。大灰狼全身以灰色为主,但它的嘴巴是黑的,眼睛是绿的,在夜晚,荧荧的绿光,一闪一闪。平庄,平安、和平之庄,但房子并不建在平地。房子是建在空中的,每户建房子前,先要选取树木高大且相隔距离恰当的空间,三四丈左右,窄了房子建起来局促,里面…[浏览全文]

  • 2683/0
    2018-01-08
  • 白猴的死,是个意外。扎布忙前忙后,桑子却在那里哭。桑子想起了白猴的好。白猴将她带到山洞,给她吃给她喝,不允许其它猴欺侮桑子。让扎布照顾她,生活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吃的变了,生活方式变了。她回不去,不得不像猴子一样,它们吃什么,她也吃什么。她学会了吃生肉,…[浏览全文]

  • 2688/0
    2018-01-08
  • 自从桑子失踪后,桑尔就再也没有睡过一个囫囵觉。无限地后悔萦绕着他,妻子的泪水流得他心慌。此后,寻找我便成了桑尔的最重要的一件事,尽管有人劝他:桑子这么久没回来,多半是被狼或豹子或狮子或什么东西吃掉了,算了,在森林里生活的人,这是必须面对的现实,不要悲伤了。…[浏览全文]

  • 2680/0
    2018-01-06
  • 桑子和扎布渐渐熟悉了,成了要好的朋友。在这个猴群里,桑子只能听懂扎布的话,猴语她听不懂。好在扎布懂,他不但懂,还能说。在扎布的指导下,慢慢地,桑子也能和猴子进行简单的交流了。山洞是在一个悬崖边上,悬崖下边是万丈濠沟,如果不小心摔下去,会摔成粉身碎骨。山洞离…[浏览全文]

  • 2690/0
    2018-01-04
  • 桑子醒来的时候,身边是一群猴子。猴子是见过的,桑子并不畏惧,可是她左看右看,不见了爸爸桑尔,这使她心慌,于是她又哭了起来。几只猴子围过来,朝着桑子张牙舞爪,叽叽喳喳,桑子听不清也听不懂它们在说什么。还是哭,哭了一阵,其中一只老一些的猴子走过来,拍了拍她的背…[浏览全文]

  • 2661/0
    2018-01-04
  • 第八个洞,桑尔一无所获。桑尔感到了来自手的疼痛。尽管他尽量不用食指的力量,但食指在靠近绳索的地方,还是不可避免地受到了牵连,绑在药上的葛藤松了,敷的药全部散落。桑尔不得不再次寻到草药,嚼碎了敷在上面,这耗费了不少的时间。等到食指的药敷好,太阳却没有等他,独…[浏览全文]

  • 2676/0
    2018-01-02
  • 目录上卷一、锥形铁帽3二、参事之死8三、成立仪式19四、来自异乡的裸男36五、笼中女鬼41六、黑乎乎的人57七、苦闷的守候67八、绿眼男子78九、逃到大树上的少年86十、栖于目光深处95十一、肚子里的乌鸦107十二、直立起来的猫118十三、追随者130十四…[浏览全文]

  • 2718/0
    2017-12-29
  • 这是很早以前的事了,有一个叫桑子的小女孩,只有五岁,跟桑美一般大。桑子的爸爸叫桑尔,是个打猎的好手。桑子缠着桑尔,非要他带她去打猎。桑尔拗不过,便同意了。桑子别提有多高兴了。这天,桑子穿了一条花裙子,一件粉红的上衣,戴着一顶有着荷叶边的粉红帽,跟着桑尔爸爸…[浏览全文]

  • 3145/0
    2017-12-29
  • 森林很大,大到什么程度呢?桑可长到十岁,还从没有走出过森林。在桑可的心里,他就是森林里的人,生在森林,长在森林。喜欢森林,甚至那时候他都没有想过要走出这个广袤无比的森林。森林里有许多树,桑可记得好多,什么刺槐、法桐、木棉、银杏、侧柏、榕树、臭椿,什么桉树、…[浏览全文]

  • 2736/0
    2017-12-27
  • 前文:一梦而起,想起前日听闻,人是有前世记忆的,怕是在自己不经意间就能有片段回想,梦里所见也许就是前世余生的画面。故决心下笔做此文。有人愿为一句相识而为一世魔,有人愿因一句相思而为万世之怪。前世余生,都奈何一个情。我总觉得的有人在哪里等着我,梦里那个让我揪…[浏览全文]

  • 2724/0
    2017-12-10
  • 沿着一坡一坡的梯田下去,下到最低处,是一丘呈斜圆状的稻田。在稻田的一角靠近丝瓜蔓下面,是一条宽若二十公分的沟。这条沟顺着稻田,一直延伸到这丘田的末端,拐了一个弯,到了另一丘田。这条沟在泥芭懂事的时候就有了,泥芭如今都十一岁了,这条沟还是老样子,沟里的水永远…[浏览全文]

  • 2782/0
    2017-11-23
  • 我会用生命去回忆你,那个你我不愿忘记。“孩子,娘已经坚持不了多久了……”美貌妇人有些悲哀的说道,她看着怀中包裹着的一个婴儿,眼里忽又闪过一丝狠绝:“孩子,娘这就把修为全传给你,就算是身陨,也绝不让那群人面兽心的修真者得到一丝的便宜!”说着她掌心汇聚灵力,源…[浏览全文]

  • 2748/0
    2017-11-07
  • 前世,我的佛前的一只大鹏。可以看到凡间的一切。?诵经念佛,青烟冉冉,前世今生,世道轮回,生死离别,世俗凡尘,见识了凡世太多的爱恨情仇,心已难驾。?于是,我也世故地想,不受转世的折磨。?可是,佛说,你有三世情愿缘未了,不去了断,你永远不可以转为金身,成仙成佛…[浏览全文]

  • 2921/0
    2017-11-03
  • 裸绞(风十九原创)在这个世界上,大部分的老百姓都是逆来顺受的。你欺负他,他不会反抗;你骂他,他还能给你个笑脸;你打他,他抱着头蹲下一句话也不会说。有的时候甚至你突破了他能容忍的限度,但是你马上就会发现他还有更低的底线。他的懦弱让你误会了,以为人人都是这么好…[浏览全文]

  • 2722/0
    2017-11-01
  • 11付义曾说过晚上苦女和白娇他轮流陪宿,不偏不向,事实上他也是这么做的,但苦女从没和他一起住过,总是和婆婆在东屋睡,前后算起来苦女已经和付义分居一年了,即便这样只要是属于苦女的日子付义也没回东院白娇那里,而是自己一个人睡在西屋,自打白娇的孩子没了以后,每逢…[浏览全文]

  • 2655/0
    2017-10-28
  • 10临近苦女的预产期,父亲和苦女都上了火,甚至几天都吃不好饭,之所以这么紧张是因为当年苦女的妈妈就是生苦女时难产而死,给他们留下了很大的阴影。一向独立要强的苦女在这上没了主张,每天心慌慌的。三个月前付义拎着东西来看过她,被她赶了出去,连东西也没收,从此付义…[浏览全文]

  • 2649/0
    2017-10-26
  • 9那一晚,苦女和婆婆两人在西屋睡的,第二天清晨醒来,她的两个眼泡是肿的,婆婆也早早就醒了,只是在被窝躺着没起来,苦女穿衣下地去厨房给婆婆冲了杯豆奶粉端进来,放到婆婆枕头旁,说:“妈,一会儿你把这个先喝了,多躺会儿,先不要急着起来。”婆婆披衣坐起来,看着苦女…[浏览全文]

  • 2657/0
    2017-10-26
  • 七一夜未合眼,今天一早八点整,她先拨通班主任章鱼的电话。“老师,这样不行啊…”“真没事儿,您甭想多了。“可俺心里难受,堵得慌。俺想给北大发邮件,就说俺儿那个707分是月考的分儿,期末的分儿其实是686。俺儿没考707。”电话那边,章鱼很严肃地说,“您要是这…[浏览全文]

  • 2670/0
    2017-10-25
  • 四可现实就是,这个小县城已经28年没有人考上清华北大了。极个别极偶然的年份出过一个清华国防生,一个复旦;平常的年份,能考个外国语大学或以某某省名打头的大学也是个稀罕事儿。而相隔才50里的H城,一个县级市,每年都能出七八个清华北大!青蛙眼热。♂慷?咭簧?叨??a id="3bafe7b88a" class="text" href="http://www.cflzone.com/content/267216.html" target="_blank">[浏览全文]

延伸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古榕树下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