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文章标题
  • 作者
  • 阅/评
  • 日期
  • 2593/0
    2018-01-18
  • 少了十块钱宋立新皖新医药器械厂每个职工都发了800块钱年终奖,可宣传科每人发到手时都少了十块钱。这下可有戏看了。长着一张肉脸尖下壳薄嘴唇凸眼珠的宣传干事杨二愤愤不平地向全科传达了这一消息。打开扩音器正准备向全公司播送安全生产文件的小丽停止了播音。话虽不多却…[浏览全文]

  • 2594/0
    2018-01-17
  • 每当春天的这个时节,天渐渐变暖,平町小学各年级便会踊跃地投入到栽树活动。老师带领着各级同学拿着铁锹,水桶把校园各个角落重新整治一番,新添一抹新绿。这个植树节是我至三年级的一次浩浩泱泱的活动以来的第二次栽树。而此时,我已经是这个学校最高的年级了。我们都知道,…[浏览全文]

  • 2593/2
    2018-01-16
  • 一路颠簸,车终于快到了新南门车站。他长长的吁了一口气。甘孜藏区距成都500多公里,其中山路近400公里。早5:00天不亮从雅江客运站上车出发,晚10点过到新南门车站。其间,翻高山,越大河,过草甸,穿隧洞,海拔越走矮,路越行越坦,他的心情却越来越复杂,陷入了…[浏览全文]

  • 2594/2
    2018-01-16
  • 爱情是每个人都向望的,但不是所有人都能拥有爱情。在爱情中甜蜜生活的男女是幸运的,然而自己却在单身的道路上艰难行走。每当看到情侣温馨的一幕,总会让我陷入回忆。那是在两年前的夏天,我在公司一如既往的重复枯燥而繁琐的工作。这时的我,双手不停地敲打着键盘,双眼紧盯…[浏览全文]

  • 2659/0
    2018-01-15
  • 我是一只猫。一只懵懵懂懂的小猫。自我可以看清这个世界,认识路边的障碍物,就离开了母亲的怀抱。我饱一餐饥一餐地生活着,日日徘徊在这个熟悉的路口,夜夜蛰伏在散发着阵阵恶臭的垃圾筒旁。其实,谁都不知道:我有一个秘密,这个秘密一直在心里,藏了100年。说出来没人会…[浏览全文]

  • 2661/0
    2018-01-12
  • 小区的午间很是不平静,各种买卖的叫喊声此起彼伏,轮番上阵,颇为热闹,颇为不安生。卖鲜奶酸奶的媳妇。中午时分,一个穿着粉红棉衣的年轻媳妇骑着三轮电动车会准点出现在小区,进入大门口就开喊:“灌奶子,卖酸奶子”。声音尖而细且带着个长长的尾巴。总会绕着小区的单元门…[浏览全文]

  • 2647/0
    2018-01-09
  • 海伦凯勒有3天的光明去享受这短暂的时光,我想,如果我有一个时光穿梭机,哪怕只给我一天的时间,我定要看遍这世间的繁华。“咚咚咚”一阵急促的敲门声,我打开房门——是电影里面经常出现的外!星!人!我掐了下自己,竟然会痛,好吧,我穿越了?对面的那个不明物体竟然首先…[浏览全文]

  • 2658/0
    2018-01-09
  • 三十年前我家的生活极苦,那时,我们没有房子,全家五口就挤在厂里一个只有一三平方米的洗手间里。十多年前,我终于分到厂里一套三室平方米的福利房。可惜那时母亲已经过世了。第二年妻子也积劳成疾,被肺癌夺去了生命,就剩下我一个人支持这个家。我女儿蓝蓝是学校的高材生,…[浏览全文]

  • 2667/0
    2018-01-08
  • 李局长正向包处长带领的检查团汇报工作,门被慢慢地拉开一道缝,一个影子一闪,不见了。李局长犹豫一下,把头伏在高秘书的耳边,低声说了些什么,高秘书“嗯嗯”地点头,然后便轻轻地走出去。等在外面的是餐厅的朱管理员,见高秘书出来,忙堆起笑脸,扭着猪一般的身躯过去问道…[浏览全文]

  • 2639/0
    2018-01-07
  • 华佗再世最近一阵子视力下降的很厉害,眼眶子直疼,赶紧到医院检查。B超,CT,心电图,脑电图,X光,验血验尿,内科外科眼科,一整套。医生看完结果,开了一张处方给我,上面写着:“病因:梅由僻施,艾坎首基。用药:梅由僻施,憋坎首基。”。我怎么也不懂,问医生。答:…[浏览全文]

  • 2642/0
    2018-01-07
  • 我的儿子(小说)陈承凯我本来没儿子,只有两个格格。有一天,天上掉馅饼,在路边上捡了个儿子。这事说来话就长了。在丁香路南侧,自来水公司东边,有一个石椅。虽然叫石椅,其实就是三块石头架起来的石凳,上面那块石头是磨光的,前面还刻着“共青团座椅”五个字。过路的人来…[浏览全文]

  • 2651/0
    2018-01-06
  • 如果只看外貌,你绝对想不到她真实的年龄。她今天又去了医院,现在没人管着她了,她完全可以自己做主去干她想干的事情了。她近来记性很差了,完全记不住东西,可是她依旧记得要去医院,要去给那个男人送花。她在出门的时候总要照照镜子,即使她知道自己会感觉到悲伤,不过她还…[浏览全文]

  • 2640/0
    2018-01-05
  • 武桥镇是个只有十来万人口的小城镇,别看地方不大,可竟出花花事儿。不信到武桥镇你问:“前几年张驴儿他妈咋死的吗?”他们总都会“嘿嘿”一笑,道:“撑死的呗!”那时候的武桥人,张嘴闭嘴就是:吃呀!活着就得吃,啥叫得了?吃肚子里才叫得了。至于穿吗,他们并不讲究,说…[浏览全文]

  • 2648/0
    2018-01-04
  • 五月十四日。大红的风衣在风中舞成一朵绚丽的牡丹.我拎着旅行袋,神态雍容地踏上即将北去的列车.车厢里人挺多,这是一个多雨但温暖的季节,去看北国风光的人绝不止我一个.30分钟前,小何还拥着我轻吻:乖,等我回来!而此刻,我却孤单一人,远走他乡.小何全名叫何其晓,…[浏览全文]

  • 2642/0
    2018-01-02
  • 摘记:众人只见眼前蓦然一亮:一群白色仙鹤从穴底争先恐后腾空飞起,顺村子东南方,悠悠飞走……深山老村,扯着各色布幔的长长队伍从村东蜿蜒到村西山头,一路撒着黄色的草纸,天气倒不是想象中那种特殊日子该有的阴阴沉沉,锣鼓似乎想一阵就来一阵的哐哧哐哧响,唢呐也有一搭…[浏览全文]

  • 2644/0
    2018-01-02
  • 六、大海小鱼小鲸鱼顺流而下,不一会儿就到了江河入海口。好久没有游动了,又是顺流,小鲸鱼畅快地游啊游,感觉心都要飞了起来。它第一次感受到,它是多喜欢自己是一条鱼,多么爱曾经没有留意过的、无处不在的水。它在入海口回头望去,这些日子所发生的一切都像梦一般,甚至它…[浏览全文]

  • 2636/0
    2018-01-02
  • 五、花心泪海离开了湖的小鲸鱼刚一进入河流,就被奔腾的河水推着向下游。这巨大的水势着实把小鲸鱼惊了一跳,原来流动的河水有这么大的力量!这和静止的湖有多大的区别呀!这里的水才让小鲸鱼真正感受到了水鲜活的存在,像是一个有生命的朋友在和自己热烈地交谈,邀自己去前面…[浏览全文]

  • 2641/0
    2018-01-02
  • 四、仙湖彩梦天色渐渐暗下来,小鲸鱼仍在瓶底缩着。漂着的瓶子下方,早已聚集了一大群淡水小鱼,盯着小鲸鱼议论纷纷。:“看呐,那瓶里有一条小鱼,和我们一般大!”“它好像是从天上掉下来的!”“它长的有点怪,和我们似乎不一样。”小鲸鱼沉浸在孤单与失落里,全然没有注意…[浏览全文]

  • 2644/0
    2018-01-02
  • 三、海空奇缘“鸟!我有话和你说……”小鲸鱼大声呼唤。“等等,前面好像有大鱼……”鸟神色凝重地说。大鱼?小鲸鱼慌了起来,这里的大鱼可不认识自己,会一口吃掉我的!“快,小鱼!快往一侧游!”鸟着急地大喊。小鲸鱼感受到了一股突然出现的巨大腥味,正以极快的速度迎面扑…[浏览全文]

  • 2660/0
    2018-01-02
  • 二、淡水情结“妈妈,我要到淡水里去!”第二天一觉醒来,小鲸鱼就对妈妈宣告了自己的计划。妈妈没听明白是怎么一回事,只当小鲸鱼在开玩笑,便笑起来“你在海水里长大,淡水里你是适应不了的!”小鲸鱼还没想到过这一点,一听妈妈的话便失落了起来,心里的无数个小泡泡啪啪地…[浏览全文]

延伸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古榕树下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