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文章标题
  • 作者
  • 阅/评
  • 日期
  • 783/0
    2018-01-22
  • 今天看电视,是《动物世界》栏目,主要讲的是各种各样的鸟儿,不禁让我想起在我儿时的一桩往事。大约在我十几岁的时候,正值夏天,放暑假时,记得是姑爹送给了我一只幼鸟,我问他这只鸟是从哪儿来的,他说是从门口捡到的,可能是从他家门前的树上掉落下来的吧。我不知道这是一…[浏览全文]

  • 2469/0
    2018-01-20
  • 你说你在哪,呼啸而过的列车带走你的灵魂,300瓦的黄色灯泡下是你苍老,皱纹遍布的脸颊。躺在那个竹床上,气息奄奄,现在想想你当日该有多冷,哪怕身下垫着一床有一床的被子。我和我的姐妹们,也是这样的夏季,曾在那张竹床上蹦跳着。??劾氩豢??辽系摹痘怪楦窀瘛,嘴…[浏览全文]

  • 2470/0
    2018-01-20
  • 那是一个普通得再普通不过的小巷,没有小巧古老的草房,没有回环曲折的小路,也听不到空谷中的笛音,天天走在那里的人,对那里不会有什么特别的印象。可自从那个春天,那里对于她就变得不同了,他乘风而来,璀璨般划过她头顶的天际,如流星降落到那个不起眼的巷子里,从此她叫…[浏览全文]

  • 2651/0
    2018-01-18
  • 父亲已经年逾古。?欢?廊痪?窬?耨乘,耳聪目明,丝毫没有老态龙钟之感,只是曾经挺拔的脊梁,稍显佝偻。每次与父亲分别,我总不禁想起朱自清先生的名作《背影》中那抹不掉的影子。父亲出身清苦,因而没有多少文化,后又为乡里基层干部,一生平平淡淡而又坎坎坷坷。父亲性…[浏览全文]

  • 2649/1
    2018-01-17
  • 夜、浅了顺眼望向窗外,夜色渐黑渐凉山的边缘、一抹淡淡的红那是晚霞吗?是你在留恋白昼吗?还是在向白昼告别?亦如我渐渐融入这夜不知是黑暗吞噬了我?还是我就是黑暗?灯、亮了真的是很刺眼是你不相信光明了?还是你不想睁开双眼看眼前的光明?都有吧!我怕、我怕我喜欢的是…[浏览全文]

  • 2723/0
    2018-01-14
  • 清风轻,清风轻,轻吻湖面皱纹生;清风扬,清风扬,扬帆七载泛归航;清风语,清风语,语至无言又唤雨;清风落,清风落,落地生根难做窝。谨以此小诗,祭奠我那可怜的爷爷。——引语1。光阴荏苒,岁月变迁,磨平的是那仅有的悸动,磨不平的是那一份激动。悸动是因为夜空下爷爷…[浏览全文]

  • 2672/0
    2018-01-13
  • 关于楚汉最后一次的决战,史家向来以太史公的《史记。高祖本纪》、《史记.项羽本纪》的记载为正史,说是汉军在垓下(今安徽省灵璧县东南)将楚军彻底击败,最后,项羽南逃至乌江(今安徽和县乌江镇东南)自刎。在我的老家巢湖却有一个民间深信不疑的传说,说是当年楚汉相争时…[浏览全文]

  • 2690/0
    2018-01-12
  • 最近,回了一趟老家——泥河。几十年了,一直如此。因为一个特殊的节日——清明节。回去,既是为了缅怀先人;也是借机兄弟姐妹们聚聚。上学、工作以来,我也迁徙了好几个地方,然而,总不比故乡那儿的磁场大——它时时吸纳着我的心,让我的灵魂和梦境一直围绕着它打转转。每次…[浏览全文]

  • 2707/3
    2018-01-11
  • 我这五十余年里,吃过的饭菜可以说是无法计算的,上至几千元一桌的酒店,下至几十元甚至上百元一桌的酒席,还有亲戚朋友们做的形态各异,形色俱佳的饭菜,都让我回味无穷,然而最让我难以忘怀的是小时候母亲那次烙的葱香油饼,至今想起来,都馋的我直流口水。说起这件事来,距…[浏览全文]

  • 2674/0
    2018-01-06
  • 父亲一生只照过两次像,并且也只留下了两张照片,一张半身照和一张全身照。半身照是他20多岁时在焦作的一个国营农场工作时照的,全身照则是他30多岁时和我的奶奶、母亲、姐姐4人照的“全家福”。据母亲说,这张“全家福”是因为叔叔才照的。那年,叔叔在广州某部当海军,…[浏览全文]

  • 2681/1
    2018-01-02
  • 那一年,我应该还不满五岁,因为我还没上小学,我五岁开始上小学。早晨还没起床,就听见庄东头响起听不出是喜是悲的唢呐声。母亲把我和妹妹从床上拽起来,说:“三憨妈死了,快去听喇叭!”我和妹妹都顶着一头蓬乱的头发,睡眼惺忪地走到三憨家门口,发现热闹的好戏早已开始:…[浏览全文]

  • 2724/2
    2018-01-02
  • 在川西坝子,人们常称祖父母叫祖祖。我的祖祖是我外公的后母。自打我能记事起,她就常常陪伴在我身边,此时祖祖的丈夫已去世近四十年。祖祖的容貌,在我儿时的记忆中,到她去世,几十年都是那个样子:银丝满头,皱纹如蛛网般的爬满脸庞,身体稍佝偻,一年四季身上都栓着补丁上…[浏览全文]

  • 2712/0
    2017-12-31
  • 玩伴花逢春开看手相的先生曾经说我感情线很长,一点不假。我这个人不太擅长用语言表达感情,有时别人帮了我都很少说声谢谢。在人们看来我很没有礼教,其实我内心何曾不对给予我帮助的人万分感激,甚至常暗暗发誓:“受人滴水之恩,定当涌泉相报”。不太会表白情感,但内心却又…[浏览全文]

  • 2718/0
    2017-12-27
  • 笨(men)哥前几天打电话回家和爸妈报平安,从母亲的对话里得知“笨(men)哥”去世了!节气变化,原本打电话问一下家里状况,不想,父亲的电话一直打不通,我有些着急又打了母亲的手机。能听到母亲是在嘈杂中走到一边来接我的电话的。我说爸电话一直打不通,母亲说你爸…[浏览全文]

  • 2785/0
    2017-12-20
  • 距离房屋拆迁腾空的最后时限仅仅四天四夜了,我蜷缩在搭在一片狼籍的三楼卧室里的帐篷中,这副齐全的装备从未在野外体验过,却不期在自己家里的房间用上了。我并非无处可去、无床可睡,我只是想用自己的方式与老屋告别,用最真诚的陪伴与他诀别!老房子在1993年打基开建,…[浏览全文]

  • 2827/0
    2017-12-18
  • 起风了,天也开始冷起来,阳光刺眼。你走了一百一十六天,新的世界还好吗?那里是你喜欢的样子吗?一世总是太短,短的还没来得及计较就过去了。一世又太长,长到煎熬和折磨都无法停止。你终于活成了你想要活的样子。那么潇洒,那么残忍!记忆中你是活的明白,看的开的人。有一…[浏览全文]

  • 2728/0
    2017-12-16
  • 枯叶飘飘落,寒风飒飒吹。夜黑无人处,凄寒泪落时。…[浏览全文]

  • 2681/0
    2017-12-10
  • 喜蛋、混蛋与孵鸡蛋人未老,嘴先馋,牙齿却不行,于是越发的画饼充饥瞎想。忽然想起少时吃过的喜蛋与混蛋,而喜蛋与混蛋,也只有少时吃过的,那才有真滋味,回思咂舌尚觉齿颊余香。喜蛋与混蛋,不同于一般的鸡蛋,在家乡,通称“孵鸡蛋”,是用那些不能够孵出小鸡的蛋做成的。…[浏览全文]

  • 2652/0
    2017-12-10
  • 子弹壳我的童年,应该是属于文革后期了。提前当上红小兵,有过一个红红的小袖章,配备小军帽,军帽上面,是正宗的红五角星徽章呢,还是许世友将军给我们戴上的呢,可惜没有留下照片为证。73年底的冬天,过完春节吧,父亲临时调到南京军区,其实,从我懂事的那天起,父亲,应…[浏览全文]

  • 2654/0
    2017-12-10
  • 五香蚕豆岁月即将老去,首先老去的,是牙口与胃口。想想小时候,牙尖嘴利,吃啥都香,啥都想吃,啥都能吃,吃了诸多的美味,至今回思唇齿留香。那些美味,回忆起来,排名第一的,应该是:五香蚕豆。上海老城隍庙的“五香蚕豆”,属于知名品牌,现在还有,不过,我不再吃了,那…[浏览全文]

延伸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古榕树下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