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文章标题
  • 作者
  • 阅/评
  • 日期
  • 87/1
    2018-01-23
  • 夜深了,想到白天的一幕幕,心里如冰水般凄凉。你小声哭了一会,不料他说了一句:“再哭你就滚出去!”那语气,夹杂了多少不耐烦。你止住了哭泣,看看身旁熟睡的儿子,有些心疼。小家伙生病好几天,你不分昼夜照顾他,自己也快病倒了。那句话他不是第一次说了,所以你没感觉很…[浏览全文]

  • 796/0
    2018-01-22
  • 窗外一片朦胧,让你分不清到底是雾霾还是天黑。我坐在单位的椅子上,仍然是在加班,却似乎不像前一阵子那般彷徨与不安。犹记得那一天,同样的霓虹闪烁,同样的寒风阵阵,加班到晚上9点的我,关上了大楼的灯,却关不上不安的心。骑着自己的小爱玛迎风驰骋,眼泪如音符般在唯一…[浏览全文]

  • 2656/1
    2018-01-19
  • 2018年1月14日晚上23点整,我打开空间,调了一个15日01:15的定时说说,内容是:祝我——生日快乐(后面来几朵玫瑰,就当是收到的惊喜)!既然不能熬夜到这个点,何不利用现成的科技让历史变得更有纪念意义呢,说不定还能让小伙伴们紧张一下,这个妹子疯了吧,…[浏览全文]

  • 2649/0
    2018-01-17
  • 有一段日子没有听平静如水的音乐了,每天总是在反复的循环,生活由简单到忙碌,由忙碌到简单,如此循环的循环着。前思后想,还是决定安静下来,真的真的有太多的无可奈何,却不知从何说起,又有太多的是是非非,只能掩藏于心。找不到一个倾诉口,任由发泄,也只能隐忍在心里,…[浏览全文]

  • 2719/2
    2018-01-15
  • 张强,豫中人,今年四十。经营一家五金店,这几年生意不好做,每天都要早早开门,很晚关门,以图能多接些生意。即使这样,每月下来,扣除房租水电什么的,也落不下什么钱。很多货放在店里,又有什么法呢,只有继续坚持。每天也就是早中晚会有些附近的居民过来,买个灯泡,水龙…[浏览全文]

  • 2748/2
    2018-01-15
  • TIMEHASBEENLESSANDLESS.这时间,任凭我如何呼喊,它无法回来。年轻果真是一件好事吗?看什么都得因人而异。你是我的一本书。一部长篇小说。一副干净的素描。一首悲伤的音乐。阴雨天的真挚念想。失眠夜的相逢。活得透彻一点,以前不明世事,不知天高地…[浏览全文]

  • 2710/0
    2018-01-14
  • 透彻以前觉得在热朗的白日下听歌而心绪难安是不可的,我怎么能在晴朗白日下悲伤着一张面庞呢?我不能让音乐攫住我。若是要沉浸,那必须得在夜晚。直到有一天我在白日下也倒戈弃甲了,彻底的,无法拯救的,沉浸在这强大旋律的音乐中。这样的没有理智到底始于何时?这世上唯有单…[浏览全文]

  • 2682/1
    2018-01-12
  • 吞没看,孤苦的时候,想着的不是自由,而是依靠。但若是没有自由,这依靠究竟是没有重量的,是随时随地的可以被抛掷的,是不能长久依靠的,我需要的是长久。长长久久。人。总是要被世间的概念所束缚。我连自己都无法欺骗何况假装很好地依托一些由自己创造的概念活着?白天我尽…[浏览全文]

  • 2696/1
    2018-01-11
  • 数次醉酒。曾数次手舞足蹈,数次歇斯底里。酒醒后是说不出的疲惫,如被撕裂了一般直至浑身瘫痪。终于,自以为很坚强的我找不到了给自己伪装的理由。终于,不再拼命地压抑或是努力抬起头,把即将往下滴的泪又吞回眼眶。好累!这么多年我苦苦追寻,然后失望。再努力,再失望。一…[浏览全文]

  • 2062/0
    2018-01-09
  • 从2007到2017,十年如梦。2007,我们结束了“飘”的感觉,正在茂盛生长的叶子,也选择了归“根”。我们从人间的“天堂”之地苏州,回到了拥有天伦之乐的家。我们为了陪着嘉歌,又意外的迎来了嘉妹。十年,让一个呀呀学语的小男孩,长成了一个能言善辩的大男生。让…[浏览全文]

  • 2697/1
    2018-01-04
  • 我不想做成熟女人,成熟女人把一切看得太现实,尽管这个社会是很现实。年龄增长我的心却很。?」苷飧鍪澜缡峭娉扇擞蜗返氖澜。讨厌听到女人们坐在一起议论纷纷,也讨厌看着所谓的成熟女人们那玩世不恭的态度和模样,我觉得恶心。也尽管,适者生存的道理就摆在面前,可我不接…[浏览全文]

  • 2707/1
    2018-01-02
  • 时间总是无情的,匆匆又是一年。又是新的一年,昨天的一切仿佛都还只是瞬间。有人问我跨年夜怎么过的,我只想说就这么过的,没什么特别的,早早的我便睡了。没有了年轻该有的热情与激动,但我心里却又那么的敏感,再深深的触碰一下就能感到微微的痛——因为我不再年轻了,现在…[浏览全文]

  • 2764/1
    2017-12-31
  • 寂静的寒夜,隔着瓦隐隐约约听到云层里飞机的声音,像蜜蜂在耳边萦绕,四周重又陷入一片寂静。寂寂然地在黑暗中发呆,半眯着眼睛。侧耳倾听,仿佛听到了一粒灰尘在瓦缝里滚动,轻飘飘地落地,像一段无疾而终的感情,莫名其妙地尘埃落定,声音很轻很轻,神经末梢传来微微的疼痛…[浏览全文]

  • 2647/0
    2017-12-30
  • 你一定无法想象到我真实的一面,但何谓最真实的一面?有时写文字多了竟然有种疲于倾诉的倦意,是因高山流水难遇知音吗?还是因为这长久的提点和警醒竟然换不回一丝的光荣?都有吧。你不知道我究竟在渴望什么?你认为我孤独,但其实我缺少的只是自由。如果没有你这样的理解,那…[浏览全文]

  • 2732/0
    2017-12-25
  • 也许这一年的生活太过平静了,没有什么大起大落,所以现在才这个样子,总在内心寻找着一种平静,慢慢的也似乎习惯了内心存在的那份安然感。可生活不应该是这样的,我需要进步我渴望锻炼。而我现在就停留在一种单一的生活里,这不是我想要的生活。我在追求内心安静的时候忘了这…[浏览全文]

  • 2718/0
    2017-12-09
  • 很多人,只是没有看到他们的另一面;而你最好不要好奇去探寻,结果可能没有你最初想的那么美好和单纯。再也不想和别人出去玩了。原来这就是灯红酒绿的解释。他们没有任何恶意,甚至对自己的行为没有任何在意,就只是像普通人都在做的那样,喝喝啤酒,大声唱歌,把骰子在杯子里…[浏览全文]

  • 2754/0
    2017-12-09
  • 我有想过你离开我的好多种方式,可我却怎么也没想到你会选择这种,我最不能接受的这一种,你根本就不给我任何机会来挽留你。你很爱我,很爱很爱我,这我知道,可我也很爱你。?闳床恢?,你也永远不会知道了,有时候我真的好想好想见你一面,好想抱抱你,跟你说我的快乐和委…[浏览全文]

  • 2718/0
    2017-12-07
  • 蒋志痴痴的看着这座泥土堆出的新坟,随风而动招幡,仿佛是在向自己招手;随不及千里,但迢迢急回,只为了和心爱的人共舞夕阳,然而孙娇的骤然离去,已让两人再相逢已成隔世。两个人的相识是偶然,离开是必然,人生这一回大家都在用相知演绎缘分这一幕戏,入幕之人清偿这只曲,…[浏览全文]

  • 2714/0
    2017-12-06
  • 那看上去很平凡的生活本身却有莫名的悲惨,除了我们自己,没有人会理解。我原来怎么活着,如今也还怎么活着;我不过是过自己的日子,自己创造自己。我发现,很多人的胆小其实是一种掩饰,他们本能地掩饰着自己的特征,因为他们比其他人更好,更善良,所以他们表现地比他人羞怯…[浏览全文]

  • 2805/0
    2017-12-05
  • 杂记沉甸甸的雾霭压住了几缕微弱的星光,就是那蓝色月亮也都埋葬在这一片灰雾朦胧之中。风,好冷的风慢悠悠的吹着,不知它的目的是折磨孤寂的夜,还是苦害那暗夜中的生灵。此时,我也回到了寝室,冻僵的手慢慢缓和了过来,在故乡时我也定会如此——在人们沉浸在温暖的怀抱时,…[浏览全文]

延伸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古榕树下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