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海天散文海天散文
文章内容页

乡村中学的女教师

  • 作者: 新生
  • 来源: 古榕树下
  • 发表于2018-01-20
  • 阅读2483
  •   女教师也是女人,当然也免不了女人的嘴碎,只要几个女人凑在一起,那场景就是“稻花香里说丰年,听取蛙声一片。”

      说起家事来,只要谁开了头,那话题是不会落地了,一个接一接一个,没完没了。本来说的是孩子,却牵出了老公,又牵出了老公的种种不是,前尘旧事,大事小事,一桩桩像开中药铺一样,全摆出来。又由老公扯出了公婆大人,扯出了与婆婆枝枝叶叶的嫌隙,就好比本来只想摘一个菱角,结果却把池塘的菱叶翻了个遍。且越说越来气,恨不得操起棍子打一通当事人才解气。恰好,来了个人,且带来了最新消息:超市服装清仓甩卖,一律三折。马上会有人接上:这么便宜,下班了给老公买件衣服去!刚才的球还被气撑得鼓鼓的,就这样漏掉了。

      虽然是女人,但又是教师,总在嘴里碎碎念的当然是学生了。说到学生的孬字,有的说像在洗衣机中绞过,纠结成一团;有的说像被狂风吹过,东倒西歪的;有的说比方便面的波浪还多,横竖也是弯弯曲曲的;有的说粗看整整齐齐,细看一个也不认识,倒像种着的一团团的韭菜……形象生动的比喻来源于生活,连通着地气。

      说得最多的是与学生的斗智斗勇。对喜欢招惹男生的女生,多次的理想前途教育,自尊自爱劝说无效后,干脆来一句:学霸们都在争分夺秒,没时间注意你们,还是抓紧时间赶超他们,这样才有机会!对犯了错误的学生,更有绝招——“裹”(方言,啰嗦之意),会说明不明白自己犯错了,错在哪里?为什么要犯错?犯错的:,“莫以恶小而为之”等等,摆事实,讲道理,从古到今,从现象到本质,说上几节课是不成问题的。最后,“初生牛犊总怕裹”,学生终于低下了倔强的头:老师,我错了,我愿意改正,愿意接受任何惩罚,只求您别再说了!

      也会说自己上课的情况。若某节课互动不理想,就会报怨:怎么觉得学生的脑袋像被冻住了,问题一提出,教室立马鸦雀无声了。若某节课上得成功,则会大谈某个学生回答得妙,某个学生极有灵气等等。说的人也是眉眼间灵光闪耀。有时说得正起劲,猛然发现办公桌上堆满了作业,便二话不说了,埋头在作业堆里了。

      这些是过后谈起的,因为有成就感,就当故事在讲,还好,“也无风雨也无晴”,但若说的是某个屡教不改的顽劣生,就没这么淡定了,说到他的顽劣种种,再追根溯源,源头在父母,从小娇生惯养,到现在想管也管不住了,或是任其为所欲为。然后,又“忧国忧民”了:真不知道这些家长是怎么想的,再这样下去,孩子就废了。更有的女教师认识某个经常打扮得花枝招展的家长,还会抱怨:自己不管孩子,让孩子来折磨我们老师,自己年轻漂亮,把我们折磨成了黄脸婆!然后叹息:蛇有蛇道,鼠有鼠路,家长都不担心,我们担心啥呢?何况我们还拿这么低的工资!就有些灰心丧气了。这时,有班干部来报:某某同学又闹起来了!马上又往教室冲,再去做消防员,警察,调解师,心理疏导师,慈母等等。

      休闲时,有时她们会聚在一起,想放松放松,说好了不谈工作,不谈学生的。但在低回婉转的音乐声中,在浓浓的茶香中,话题还是转到了学生,不禁哑然失笑:看来病得不轻了,学生在自己心中就像庄稼在农人心中,病人在医生心中一样,想抹也抹不去了。

      更过分的是:看见亲戚朋友,左邻右舍,甚至是萍水相逢的熊孩子无理取闹,或是学习态度不认真,也会忍不住去说教一番,往往博得人家的白眼一翻。没办法,职业病深入骨髓了。

      “年年岁岁花相似,岁岁年年人不同”,在送往迎来一届届的学生中,这群乡村中学的女教师们努力工作着,努力生活着。

      本文标题:乡村中学的女教师

      本文链接:http://www.cflzone.com/content/272395.html

      验证码
      • 评论
      3条评论
      • 最新评论

      深度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古榕树下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