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海天散文似水年华
文章内容页

三棵香樟树

  • 作者: 周冬梅
  • 来源: 古榕树下
  • 发表于2018-01-20
  • 阅读2460
  •   贵州省清镇市流长乡有三棵出名的香樟树,一棵在腰岩村,两棵在盖珑村,都有三百年以上的历史,两村的人都把三棵香樟树称为神树。

      腰岩村的神树在村以北两公里处,从村里出发,约五六分钟的车程,虽是初秋,但路旁却绿树成荫,偶尔,一只只喜鹊因受到惊吓,从树枝上扑愣扑愣地飞过;从林里不时有群群肥鸭叫着蹒跚走过;苗家女们清脆的聊天声和笑声从竹林这边飞到那边,一派热闹的景象!

      我们的向导,是在村里为村民看病二十多年的村医祝哥。随着他的一声到了,我们在一栋两层小楼前下了车。抬头,小楼左侧,一棵高大雄健的香樟树便跃入眼幕,神树约高20米左右,若要完全把它收入眼底的话,还须得使劲地把头向后仰。此间,从小楼里走出一位穿着苗家服装的少女向我们友好一笑。

      楼的左侧有土阶,顺土阶而上,我们已到了树的怀抱,突地感觉到了阵阵凉风。树,则如一个沉默的男人,没发出一声声响,它那根根粗大的褐色树根,如巨人粗壮的手指,一根根,紧紧地有力趴在长满青苔的绿色岩石上,雄劲、有力。

      树下,有一堆没有烧完全的钱纸灰烬,最低处树枝上挂着的一匹红布,在风中摇曳——

      祝哥介绍,这香樟树树龄听老一辈说,至少有300年了。从记事起,他们就在这棵神树下游戏玩耍,不知什么时候起,神树一直被赋予神秘的色彩,它如资深的医者,据说寨子里不管那家有人患了伤风感冒头疼发热,只要带上几张钱纸,再扯上一匹红布,带上几个果子来恭,虔诚给“神树”祈求,回到家时,病人已能蹦跳如常,不但如此,还能求财得财、求子得子呢!

      而每年的三月三,则是神树的祭祀日,村里的每户人家,都要出钱凑份子,没有定额,多多少少是一分心意,买来猪和香、蜡、纸、烛,全村老少聚齐在神树下,然后用石砌成灶,架上大铁锅,四个苗家壮汉把猪提到案板上,随着猪的一声长叫,猪血汩汩流出,用一个大盆接。?缓蟀阎硗犯钕,把猪放到大锅里烫好褪毛,开膛剖肚后,女人们就齐上阵了,切的切肉片,砍的砍排骨,炒的炒肉,待到猪肉飘香时,抬来案桌,摆上洗净刮好的猪头、炒好的色香俱全的大块肥肉、炖好的汤汁鲜白的排骨,点上香、蜡、烛,苗王抬着装满猪血的大盆,围着神树,慢慢地浸倒,全村老少,神色一派严肃。完毕,苗王跪下,开始烧纸,把苗家自已酿的纯香米酒倒上三大杯,缓缓地倒在神枝下,向神树许愿,希望神树保佑全村来年风调雨顺,人畜兴旺,家家户户没病没灾,发财发福,来年三月三再杀一头肥猪献给神树!祭拜仪式完毕,然后大家开始大口吃肉大口喝酒!一年的祭祀结束,又待来年的三月三!

      跨过围着的铁丝栅栏,走近神树,它的皮,呈灰褐色且纵裂横生,张开双臂,与树来一个拥抱,环臂而走,要六抱才能把它环抱走完。贴着它的身,想着几百年的时光,它所经历的风风雨雨电闪雷鸣,如抱着时光老人,它见证了腰岩村苗家人,从贫穷到小康的发展进程,竟一阵恍然;靠着它侧耳细听,竟能听见它枝头枝叶发出的哗哗声音,一声接着一声、一阵接着一阵,竟如大海发出的阵阵涛声,一浪接着一浪!

      站在腰岩村的“神树”岩石顶上,向盖珑村看去,看能否能看见盖珑村的香樟树,祝哥说,那是看不见的,虽说它们都高大雄。?仓桓糇帕嚼锏氐穆烦,但是,还隔着山隔着地呢!说到香樟树的历史,祝哥说,盖珑村的王登怀老人才是最清楚不过的了!

      然后,沐着一路的阳光,走过挂满五彩苗绣衣裙的淘宝店,穿过满树结满柿子的农家小院,路过刚刚割完麦的大片土,我们来到了盖珑村王登怀老人家,这位打过土匪的八十三岁的饱经风霜老人一说到寨子里的两棵香樟树,竟然落下泪来,它们可没有腰岩村的神树幸运!盖珑村的两棵香樟树,其实,现在只有一棵了,两棵树就在寨南,树龄比腰岩的那一棵还要年长,比那棵还要高大,它们就象相爱的夫妻,南北相望,遥遥相对,一直相映成辉,在地下,它们也是根连着根的,如相爱的人,手握着手!寨上的人一直称它们为夫妻树,每逢桃花节,便成了苗家人的花树,年青的姑娘后生在树下围着圈吹着芦笙跳着舞,谈着情说着爱;寨子里的人家有了不顺或者头疼发热也虔诚祈求,香樟树也能如人所愿;三月三时,寨上的人也要杀猪祭祀,两棵神树也定保佑全寨来年风调雨顺,人畜兴旺。

      可是,再恩爱的夫妻也有分离的时候,大跃进时,因修建腰岩小学,没有木材,生产队几十个人来砍伐位处北面的那香樟树,一时间,整个寨子,砍树声、锯木声、钉木声,响彻整个寨子,白天黑夜,不绝于耳!把树据成的木板,白花花一大片,晒满了腰岩小学的大操。???舷,到处弥漫飞扬着浓浓的香樟树味道,好几个月都没散开去!学校也是近四个月才得以修筑完工!

      寨子里年长的老人拄着杖,在留下的树桩前落泪,而与它遥遥相对的另外一棵树,竟然叶子枯落、树皮大皱!直到来年春天,才重新恢复生机!

      老人哽着声音:“它们象人一样,都有心,它们的心也如人一样,是会痛会伤心的!它们是夫妻呀,它们和我们苗家的夫妻一样,是同心的!”

      “可是,现在好的是,村里的村规民约有了规定,如果有人砍伐或者伤害这余下的两棵香樟树,是要被处罚的!这树呀,一年比一年长得高发得快,我们家家都是两层以上的小楼,户户人家都有钱用有酒喝,现在,每年的桃花节,小伙子和姑娘们都要围着树吹芦笙跳舞!”说到这,老人的脸笑成了一朵菊花!

      想到了那棵已被砍伐了的香樟树,我们放弃了去看望另外一棵香樟树的想法——

      秋阳西下,我们走在返程的路上,回望美丽的苗寨腰岩村和盖珑村,我们知道,在那儿,有三棵百年香樟树,有两棵,永远长在腰岩村和盖珑村的土地上,还有一棵,永远长在我们的心里,它们,永远枝繁叶茂、树冠广展!而我们腰岩和盖珑两个村,有了二十多年来一直为村民看病的村医祝哥和勤劳的王登怀老人之类的人,在小康的路上,会越走越远、越走越广——

      本文标题: 三棵香樟树

      本文链接:http://www.cflzone.com/content/272371.html

      验证码
      • 评论
      0条评论
      • 最新评论

      深度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古榕树下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