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文学小说成人文学
文章内容页

李洋他们(四)

  • 作者: 张金丰
  • 来源: 古榕树下
  • 发表于2018-01-19
  • 阅读2634
  •   第二天上午谁都没去,大家知道这叫胡闹,须憋住性子,坚守纪律。表面平静,酷似池鸭,水下双掌,拼命猛划,在允许范围卯劲亮招。生活教训昭示我们,表面必须‘戒骄戒躁’,怀揣‘鬼胎‘大胆畅想,成功亲赖有准备的。俗话讲,’坚持就是长久不懈地等待。‘

      蒋志刚,男,国字脸型,五官正确,未留胡须,不胖不瘦,中人高矮。这位学法律的天津人,安宁静谧,羞涩含笑,从不摆谱,人哏不跩。他不呱叽天津家话,逼迫自己京腔京韵,以便患上强迫症,能够成习惯。蒋兄念南开法学院时,从课外‘鸡汤‘小书(励志类)了解,行为心理学称,’新习惯或理念的形成巩固至少21天。‘ 除旧习得三月。他梦想先混个小律师,然后‘忽悠’成大律师,眼下计划边挣饭钱边考证,同时攒些社会常识。他每天很早就去吊嗓,然后朗诵。因他推度,律师上法庭,口气和中气至关紧要,往往胜过法理条条,所以快把莎士比亚经典剧作朗读完了,正寻能雄辩发音并忽悠扇情的‘棒’作品,同时广泛征求意见。属于‘世界。?依戳耍  属盲目乐观‘扑通‘型,欠摔打,但愿日子会校正他,以便回归客观现实。

      王兴国,男,略瘦,发长盖耳,个头矮。?矍蛏亮,滴溜嘟噜,聪明伶俐,乖巧克己,娃娃脸庞,宁人联想峨眉山猴。这位四川山里人,操口流利的韩国话,说‘谢谢’、‘多关照‘ 时像 ‘高丽人‘, 至于生活水平嘛,暂时像个非洲穷人。有学债要还,能呱几种‘没落’西语,来奔公司海外业务。事关梦想必须得拼,目前通过三种方式来展现,一是呈上外语简历,每种文字都敢面试,有假包滚。二是午休都去大厅,轻诵外文。三是放些外文厚书在清洁组的更衣柜里,得闲就读有问必答,并主动持书找人评述,态度谦逊娓娓而释:“常随便翻翻,别无他意,好就翻译。” 可总翻不译。最近新增法文杂志,不知是刊什么的,封美女‘比基尼’,他当道具乘电梯,‘明目张胆’抱胸前,公开’勾引‘有识之士,眼神殷切滴溜直盼,渴望外遇立马闪现,四川’耗子‘心眼子多。吴红讲,此人躁动上升心强,奢望伯乐讶然相识,基本属于自恋狂型。每年几百万大学毕业生,他只算颗小小绿豆,发不发芽还不一定,性格内向易受打击。

      周天洋,男,河北邢台清河人,偏高,稍胖,结实,平头,单眼皮,小眼睛,高鼻梁,憨厚朴素不善言辞待人实在,典型的华北乡村憨厚汉。电子信息工程硕士,公司开发部要了,满月能去。据说他家梳羊绒,不差钱,来的目的是学习,准备将来自己创业。能当老板和不能当的杂在一起,各自心态大不相同,周天洋像溜到美国洗盘子的‘精灵棍‘,私藏野心步步为营,熬着盼望胜利那天。有钱有学历人不傻,抢跑可以有,百姓输在起跑线上,千万别追。

      田家庆,学药的,本科生,像来错地方,问也不解释,目前还是迷。李洋老练地皱眉说:“各有境遇,不知怎就凑一起了。”

      近来吴红总是走神,今天午饭孤坐一隅,用勺喂自己。眼瞧窗外灰灰茫茫,冥思苦想神情飘荡,心生旁骛唯望远方,神情奔往‘仙山妙场’,食之无味不知饭香。从大二到现在,历经三位男友,又是女汉子,估计不会是愁恋,又分明一副“卷帘西风”的娇怜样,引人遐想,不能不猜。李洋过来坐下问:“大妹呀,粉腮一动一动的,像兔子,嚼饭还是嚼诗。砍苑瓜胧禄嵘宋,不科学不卫生。” 见她依旧远望,并不搭理,于是长叹:“哎……!‘驰思于千里,不若跬步之必至。‘ 在那朦胧的远方,就是咱俩的故乡,我从不敢望那方向。中秋又到,倍加思亲。” 说罢又叹。吴红轻声自语说:“从猿变人的地方,才是咱家乡。望远思近,心有戚戚。李洋你说说,诱惑之中,是不是也包含机会?” 李洋嘻嘻道:“当然包含。等等!戚戚……?心有所动?哪个孙子在诱惑你?” 吴红回头深吸口气,长叹一声忧愁道:“唉……!大男孩?你哪会懂女人心。” 李洋睁眼顿悟道:“哦,哦哦哦!心里有人了?” 吴红推开饭盒,沉重地说:“有人惦记奶奶了。” 李洋击掌道:“好事。∷??剑俊 吴红翻他一眼说:“少不更事!不知有披人皮的饿狼吗?他们一般年龄大,有钱有地位,暗藏着企图。”

      “又有人想把你‘潜’了?哎……!刚从狗屁地产公司逃出来,又见虎口了?”

      “奶奶个熊!”

      “小地方来的大妹子?佳人定多难。生活没大路,但有急流和险滩,摸着石头爬过去,浑身精湿也算胜,本人对你有信心。嘿嘿,嘿嘿嘿。”

      “去!滚!幸灾乐祸的王八蛋。 ‘老乡见老乡,背后开一枪。‘ 这也算同学?”

      “不是不是,老同学?我不是那种人。你真的遇上这种事了?” 吴红抬眼审他半天,确认无诈点头承认。 李洋凑近问:“具体说说?” 吴红瞧周围,招手要李洋凑近点,小声说:“是行政部的‘肥猪‘经理,跟你同姓,五十多了,河南人,想起了?” 李洋直点头。 吴红再瞅周围,然后附耳:“明天周六,李肥猪约本奶奶,下午就去野人山,说是泡温泉。”

      “坐他那辆帕莎特?”

      “对。”

      “就两人?”

      “对。”

      “答应了?”

      “对。”

      “完了完了,你完蛋了!”

      “谁完蛋还不知道,咱这帮人傻子少,老姑我不能总被动,逃过这家逃那家,眼下正琢磨狠招呢。”

      “哦,原来不是愁,在琢磨?吴红,这种事跟道德有关,你爸妈都在教书育人,只有你一位如花似玉的闺女,别把二老搞崩溃,我作为朋友也不忍。”

      “别担心,只周旋,不失身,弄到好处马上闪。有诗云:‘正如我悄悄的来,

      我挥一挥衣袖,

      看谁敢带走半片云彩。’ 完了道声‘沙洋拉拉’,‘拜拜’,径自飘过。”

      “胡乱改动!这是想象,行不通的。”

      “哼!社会即江湖,它属于大家,姑姑我想陪人过招!”

      “万一他是老狼呢?”

      “俺就是那好猎人!”

      “还是行不通,太危险,怎么想也不是事,吴红你要三思。 包br/>
      “这不正在琢磨吗?:”

      李洋还想劝,猛听头顶笑:“哟嗬嗬,交头接耳?很亲密嘛!能参加吗?” 李洋惊得猛抬头,见笑嘻嘻到了一群,都是清洁组的女试用生,忙起身想躲,被位叫王俊丽的上前挡。??沸ξ:“你是不是羞于见我呀?” 李洋假模假式哈哈大笑,说:“最不怕见你了,都请坐。” 众人仍笑,诓李洋去王俊丽身边坐了, 就有人说:“新社会,女生也有主动性,这该叫捏合。”

      之后欢声笑语不断。

      这天下班,李洋望见吴红上了李经理的帕莎特,心里不是个滋味,咬牙愤恨道:“旧社会了!”

      本文标题:李洋他们(四)

      本文链接:http://www.cflzone.com/content/272346.html

      验证码
      • 评论
      0条评论
      • 最新评论

      深度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古榕树下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