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百味人生随笔小扎
文章内容页

邻居

  • 作者: 龙富金
  • 来源: 古榕树下
  • 发表于2018-01-18
  • 阅读2778
  •   我家邻居是口是心非.口蜜腹剑.笑里藏刀.包藏祸心的人,村里人哪个不知,谁人不晓。邻居家仗着兄弟多经常欺负我家,我父母老实不憨惹邻居家,忍气吞声,敢怒不敢言。


      土地承包责任制的时候,我家有一块地跟邻居家地挨在一起,中间立一块木板为界限,邻居家拔出木板往我家地挪,在四尺多宽的地方插上木板为界限,占了我家很多地。我父母不敢吭声,四尺多宽的地就这样变成了邻居家地了。村里人都看不惯了,再宽说:“再根家占再恩家很多地。”


      一天,我妹妹在山上放牛,亲眼看见邻居老口子去干农活路不走偏要往我家地走,踩坏很多庄稼。我妹妹放牛回来告诉父母邻居老口子踩坏我家庄稼,母亲叹息:“邻居家人多打不过人家,要忍。”父亲不说话,抽闷烟,愁眉不展。


      我家一头黄牛在山上吃草,邻居大儿子用镰刀看牛一刀,很深刀口,血流如注,我父母不敢吭声,我二哥忍无可忍了去邻居家骂邻居大儿子一顿,邻居老口子骂我二哥,两家吵起来了。邻居家堂哥堂弟来了七八个人,要打我二哥,村里人赶紧劝邻居家,说左邻右舍的不能动武,动武解决不了问题,亲兄弟都要吵架,何况邻居。邻居家没打我二哥,拿着锄头挖我家墙,墙被挖倒了,邻居家还不罢休,要又挖柱子,我二哥手里拿着炸药歇斯底里吼:“欺人太甚,再挖和你们同归于尽。”邻居家害怕了,扛着锄头骂骂咧咧地走了。两家吵得不可开交,后来还是村委会平息吵架风波。


      自从我家跟邻居家吵架后,鸡犬之声相闻老死不相往来,两家变成了仇人,不来往,在路上碰到招呼不打。我父亲去世那天,我家没去叫邻居家帮忙,邻居家.邻居家堂兄堂弟不约而同来帮忙,也许邻居家良心发现,他们所作所为不对,知错悔改了吧。


      随着时光流逝,我家对邻居家的仇恨烟消云散了,现在我家跟邻居家又礼尚往来了。


      广东省东莞市厚街镇溪头工业区宝盈玩具厂 龙富金 故乡:贵州铜仁

      本文标题:邻居

      本文链接:http://www.cflzone.com/content/272289.html

      验证码
      • 评论
      0条评论
      • 最新评论

      深度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古榕树下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