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文学交流新书推荐
文章内容页

站在故乡的土地上仰望星空

  • 作者: 鱼在南方
  • 来源: 古榕树下
  • 发表于2018-01-12
  • 阅读2755
  •   耿新豫先生《高天厚土》美学内涵试读

      一个民族有一群仰望星空的人,他们才有希望。

      ——黑格尔


      金色秋天,一本崭新的摄影画册《高天厚土》(一个兵团子弟的图文自述)(耿新豫著)放在我书桌上,我再次阅读了它。这本画册初版于2004年12月,2004年,对我也是值得纪念的一年,那一年,七师出版了一整套作家诗人文学爱好者个人著作合集的《天雅诗丛》,我也是其中的一个,那时候,我们青春年华神采飞扬,一转眼,十几年过去了,一个人对生活的理解会随着岁月流逝与日俱深,现在阅读这本画册,那些旧日熟悉的图片和文字在我心里唤起往事的回忆和新的感触。


      世纪初,我们这些兵二代开始成家立业,渡过而立之年,成长和成熟起来的我们渐渐到了能反思的人生阶段。父辈奉献一生的这片土地,我们渡过童年和青年的这片土地,从瀚海大漠到一座座戈壁新城、从身着戎装的英俊士兵到一座座耸立戈壁的父辈的坟茔——我们生活的这片土地对我们来说意味着什么呢?每个人心中,就像有一条痛苦和欢欣拥堵着的河流,想要倾述,想要奔腾……


      《高天厚土》封面上,年轻的摄影家抱臂而立,站在荒漠和山峦之前,站在高天厚土之间,在一个新的世纪开始之初,他的神态是自信的、笃定的、无畏的。一张张多年前拍摄的老照片徐徐展开“我?我的父辈和兄弟姐妹、我?我的兵团和美丽的家园”,画面精美,文字隽永,图文直观易感,给人流畅的阅读感受。画册是围绕作者本人家乡的兵团生活的再现和延伸,却能让人窥一斑知全貌,唤醒记忆,引发共鸣,感受到一个兵团后代心灵深处对家和故乡的沉甸甸的情感。


      《高天厚土》是兵二代们较早一批对这片土地这段历史进行追溯和思考的著作之一,时光荏苒,父辈已已,我们及我们的后代还在,我们该怎么活着?渡过这一生?今天再阅读这本画册,我觉得《高天厚土》其实在多年前就已经给了我们回答!这使我心生敬意,生活的道理总是越早明白越好。《高天厚土》(一个兵团子弟的图文自述)是当代新疆军垦史朴实无华的历史记录,同时具有深刻的美学内涵:它把属于一个时期一个人的生活感悟放在历史和时代的大背景中加以审美,提出一个特殊群体生命价值的哲学思考并给出了答案。


      一、责任和使命,历史与传承


      “天行。??右宰郧坎幌ⅲ坏厥评,君子以厚德载物。”《易经》。


      文学艺术是对人类社会生活的审美反映,把审美反映的历史哲学性质作为对文学艺术审美价值的考察,能够更好的揭示文学艺术作品的高层次本质。中国古老的哲学经典《易经》用这段话作为全书的开篇,这段话是今天清华大学的校训“自强不息,厚德载物”的出处,其实更是中华民族生生不息的精神源泉。《高天厚土》对兵团人艰苦卓绝顽强进取的屯垦戍边生活的再现和论述就是建立在这个基调之上的。


      什么是屯垦戍边?如果想深刻地理解和判断当下的生活,还是先认真地看看这段生活由来的历史吧。屯垦戍边对新疆来说,是一个古老而又现代的话题。说它古老,是因为屯垦戍边的历史,从两汉一直延续到了当代;说它现代,是因为今天的中华民族的发展繁荣再次赋予了它新的内涵。西域的历史开端于西汉,两汉后,新疆以及更远的地方被称为“西域”。公元前138年,张骞出使西域,开辟了中华民族向西拓展的伟大通道,前101年,汉朝在西域屯垦,前60年,汉设“西域都护府”,标志中原王朝在西域行使国家主权。历史上,西域“三绝三通”,著名的班超父子击降诸国,镇守凡几十年。西域屯垦戍边的历史是一部英雄诞生史:卫青、李广、霍去病、窦固、班超……是一部开拓者的征服史:“犯我大汉,虽远必诛”,“不入虎穴,焉得虎子”……“大风起兮云飞扬,威加四海兮还故乡。”中华民族大无畏的精神从一开始就为西域的屯垦戍边奠定了属于征服者的英雄主义的基调。前89年,汉武帝下《轮台罪己诏》,公开向人民反省其罪过,但是屯垦戍边的历史车轮依然滚滚向前,“开疆拓土,建功立业,英勇无畏,不怕牺牲”的精神在西域代代传承。唐在西域设著名的“安西四镇”,在天山南部大力推行屯垦,丝绸之路带来商业繁荣,文化高度发展,唐代王瀚,王昌齢,李益,李白等诗人都写了流传千古的边塞诗,在西域生活战斗了19年的岑参,写下著名的《白雪歌送武判官归京》:


      “北风卷地白草折,胡天八月即飞雪。

      忽如一夜春风来,千树万树梨花开。

      散入珠帘湿罗幕,狐裘不暖锦衾薄。

      将军角弓不得控,都护铁衣冷难着。

      瀚海阑干百丈冰,愁云惨淡万里凝。

      中军置酒饮归客,胡琴琵琶与羌笛。

      纷纷暮雪下辕门,风掣红旗冻不翻。

      轮台东门送君去,去时雪满天山路。

      山回路转不见君,雪上空留马行处。”


      唐朝边塞诗洋溢着对汉朝开拓西域的赞誉崇拜,也满溢着征服者的自得和豪迈。清代,政府设伊犁将军,大力推行屯垦,重点是北疆。清康熙,雍正,乾隆与准噶尔汗国征战七十余年,1757年,乾隆皇帝再次收复故土,把这片土地命名为新疆,取“故土新归”之意。乾隆皇帝撰写了著名的《格登碑》,写了一系列歌颂收复西域征战的诗歌。


      中华民族几千年来对古西域的执着的坚持不懈的征服和开拓,使我们有了今天的广阔的生存空间大西北。新中国成立后,新疆兵团延续了屯垦戍边的历史使命,但这种延续从一开始就是以建设者的身份自居的,它的主旋律是“热爱祖国,无私奉献,艰苦创业,开拓进取”的兵团精神。人创造历史,而历史沧海桑田,人惟有不断的付出努力,才有可能把握自身的命运。《高天厚土》敏锐地捕捉到了这一根本变化,并对这一变化做出了正确的判断和解读,把对兵团历史的艺术表达放在歌颂劳动者建设者的主题之中:“1954年10月7日,毛泽东主席向曾经跟着他南征北战,用双手打烂旧世界的战士们发出命令:‘……过去你们曾是久经锻炼的有高度组织性、纪律性的战斗部队。我相信,你们将在生产建设的战线上成为技术熟练的建设突击队。你们将以英雄为榜样,为全国人民的也就是为自己的未来的幸福生活,在新的战线上奋斗,并取得辉煌的胜利。你们现在可以把战斗的武器保存起来,拿起生产建设的武器,当祖国需要召唤你们的时候,我将命令你们重新拿起战斗的武器捍卫祖国。’”熟悉兵团历史的人对这一段话都耳熟能详。然而,最初的兵团人不是征服者,可以享受前人的经济和建设成果,而是奉命不与民争水争地争利,直接开进亘古荒原,在大漠戈壁上徒手开创他们的新家园。


      兵团创世纪般的建设史就此拉开序幕,半个多世纪以来,兵团人为此付出了艰苦卓绝的奋斗,更多的流血牺牲和无私奉献,创下了不朽伟业。人类历史上,没有哪个民族的创业史能超过兵团开发和创建的艰辛程度,这种程度放在今天仍然觉得难以想象,而那时就是兵团人矢志不渝的奋斗目标:“作为一种生命形态,如果说兵团人的生活有什么特别的话,那就是,因为屯垦戍边的使命在肩,他们这颗种子对生长的环境没有任何选择的余地,一切都已对祖国的最高利益为准则。沿着2019公里的边境线,他们在沙漠、在戈壁、在顽石、在沼泽中顽强的对生根、发芽、开花、结果,用生命印证和佑护着祖国神圣的国土,在这里建设他们至善至美的家园。”摄影家用一张张清晰的图片,一段段饱含情感的文字为我们记录下了这一幕幕珍贵历史:荒原、地窝子、窑洞房、茅草棚、挺进新疆的女兵、在耕种间隙中操练武器的女民兵、囫囵麦粒充饥的人们、老吉普车、东方红拖拉机、在简陋的土坯墙头完成最初文化启蒙的孩子们、一群人围着吃自己培育出的炮台红西瓜、连队食堂蒸的满笼的大包子、青石板上烙大饼-----父亲年轻时穿着胸口印着“奖给好干部兵团司令部”字样的照片、摄影家自己四岁时穿着脏乎乎的小衣服憨憨地站在60年代121团连部门前……


      “真正意识到艺术是如何比所有的科学都更能启发我们,那么,就让我们审视一个人的生动、美丽、富于表情的脸吧,无论这是在自然生活中抑或经由艺术这一媒介,从这一张脸上我们对人的本质,甚至大自然的本质所得到的认识,比起从所有词语以及这些词语所表达的抽象概念所获得的都要深刻得多!”(叔本华《论美》)在《高天厚土》中,你会发现所有的照片中的场景和人物都是欢快的,祥和的,温馨的,隔着照片,兵团人似乎都能体会到每一张笑脸上由衷的喜悦,品尝到儿时西瓜的清甜,闻到食堂刚下笼的热腾腾的大包子的诱人的香气……说实在的,我是含着笑看这些照片的,时而会心微笑,时而忍俊不禁……就像看小时候的我们自己,那时候父母尚在,兄弟姊妹陪伴,左邻右居互相帮助,一大群小伙伴们奔跑呼啸疯玩到深夜----苦吗?不!不苦吗?不!玩耍,长大,成家,立业,看着父母一天天老去、逝去,这样充满爱与美好的生活画面里,你想象不到,那时候一场大雪会照瞎一个士兵的眼睛,一场感冒能夺去一个母亲的生命,一场阑尾炎就能让一对一贫如洗相依为命的夫妻阴阳相隔,一场脑膜炎就能把一个聪明伶俐的孩子变成一个傻子-----饥饿,饥饿,仿佛从来也填不饱的肚子,路边刚发新芽的野菜都能是一顿盛宴;悲伤,悲伤,那些绝望的眼泪和哭声,隔着漫天的飞雪和倾盆的大雨似乎还能听见……


      没有!在《高天厚土》里,你看不到那些悲伤的肆意倾述,你也看不到生离死别的捶胸顿足,你也不会仅仅沉湎于对往事的追忆,作家把一切苦难都放在灵魂深处咀嚼和消化,而呈现给读者的是一个劳动者一个建设者在时代变迁中贯彻始终的由衷的自豪和自信!“受命于特殊的历史条件,扎根于特殊的地理环境,承担着特殊的历史使命。兵团人就像一株扎根于沙漠的胡杨,历经沧桑,千年不朽……50年来他们使2000万亩荒原变成了绿洲,每年向国家上缴近十亿斤粮食,建起了175个机械化农。?00多个城镇……长达5700公里的边境线上,有2019公里边防线由兵团的58个边境农场守卫着……”身为建设者的兵团人形销骨立,而他们脚下城市和绿洲、兵团的后代子孙在一天天崛起!他们创建的新家园就像画册里一张张照片里的天空,蓝的那么干净,那么辽阔,充满希望。“青砖汉瓦舞苏袖,瀚漠铁犁唱大风。洋溢在兵团后代脸上的是区别与任何一个部族群落的自豪与自信,他们身上有着大自然无拘无束的野性,又有人类群体生存的一致性,有子承父业的戍边使命感,又有与时俱进的创新精神,特殊的环境熏陶,良好的系统教育,都使得兵团人与众不同,在西部广阔的土地上,他们将成为兵团未来大农业生产的真正主人。”至此,一代人的奋斗有了接替和传承,对兵团的后继者而言,他们的哲学故乡正式形成。


      “当一个人处于纯粹认知的状态,当他完全脱离了自己的意欲及其目标,以及自己的个体性,他才可以纯粹客观地直观事物;而这种观照就成了真正的诗歌、艺术作品,甚至哲学论辩的真正素材和内核,或者说,灵魂。”(叔本华《叔本华思想随笔》)在兵团后代眼里,父辈的奋斗史、生活的一切折磨和苦难都渡上了艺术超然的光辉,拥有了一份冷峻的自省的力量。人的一生,总要诀择,哭着死还是笑着生?《高天厚土》为我们选择了后者。“看一看这些兵团人,无论你在多么艰苦的环境中见到他们,无论他们的一生有过多么坎坷的经历,也无论他们面临多么大的苦难,他们流露出的目光是自信的,绽开的笑脸是真诚的……”兵团人是建设者,他们肩负责任和使命,在亘古荒原开天辟地,他们传承历史也创造历史,他们俯瞰大地也仰望星空,他们把创世纪般的故乡开创和中华民族的优秀文化赋予了广袤兵团的每一条河流,每一座山脉,每一片荒漠,每一片草原---


      生命需要价值,真正的崇高能够穿越时光,历久弥新。在《高天厚土》中,兵团人为崇高理想奋斗而拼搏的无限勇气,创造了哲学能赋予人的最高理性!


      二、爱和美,艺术与不朽


      “一个深刻的灵魂,即使痛苦,也是美的。”(黑格尔)


      温克尔曼评价古希腊艺术时认为古典艺术的最高理想是“静穆的伟大,高贵的单纯。”这一美学论述同样契合《高天厚土》对兵团人灵魂的刻画、形象的塑造所阐释的美学内涵:《高天厚土》把对爱与美的深切观照蕴含在诗意的语言和艺术化的摄影图片之中,如果说兵团人的建设奇迹是一座静穆的高山,那么兵团人的纯粹生活则是明净的流水围绕着山峰歌唱缠绵不息。


      这本画册的上篇“我?我的父辈和兄弟姐妹”。首页是25幅人物头像,不,准确的说是24幅人物头像和一张骆驼的头像,一年有二十四个节气,各族同胞生活在一起都是兄弟姐妹,这个好理解,骆驼呢?它也算是兄弟姐妹吗?熟悉沙漠戈壁的人了解,骆驼有“沙漠之舟”的称号,是沙漠戈壁特有的动物,以耐劳耐艰辛著称于世,跟红柳,梭梭,胡杨一样是这片土地的标志。兵团人在亘古荒原开天辟地建设家园,和这片土地相依为命,骆驼为什么不能是兄弟姐妹呢?这本画册是蘸着浓浓的爱意开篇的:“我的出生地在炮台---炮台在清朝二十七年前开发前,是一片杂草丛生的土地,因傍着玛纳斯河,这里变成了野生动物的天堂,黄羊、野猪、豺狼、狐狸奔突其间,尤以鹿为多,当地的蒙古族人便把这里叫做“博尔泰””,即有鹿的地方,“博尔泰”汉语化以后便又叫“炮台”,在新疆辽阔的疆土上,成吉思汗的铁骑所踏之处,留下许多以蒙古语命名的地方。”,创建初的兵团,童话般的自然环境,严酷的现实生活,孰真孰幻?“生长在西部中国的兵团人,难怪他们这样深沉地爱着脚下的这片土地,且不去说这里的高山湖泊、大漠清泉,也不用说连绵的森林和辽阔的草原,单就是亘古荒原和茫茫戈壁,在兵团人五十年的建设中也已变得锦绣如画。”美丽家园的一砖一瓦、无数战士的奉献牺牲,孰喜孰悲?


      这一切在“我?我的父辈和兄弟姐妹”眼中,只有一个温馨的名字“家”:“再清贫的日子,有了母亲就有了家,我最喜欢吃母亲做的面片儿和饺子,在我看来,母亲做的饭是世上最好吃的食物,直到今天,每次回到家里,吃一碗母亲做的热汤面,浑身上下就长满了力气。母亲的针线活儿远远好于她的厨艺,一直到高中,我一直穿着母亲做的鞋,能穿上这样的鞋,是人生的一大幸福。那在油灯下纳下的,不知饱含了母亲多少深情厚意,穿上它,无论脚步走多远,总会对家和亲人有无限牵挂……和母亲做得同样好的针线活儿的还有姑姑,我的孩子从出生到长到十岁,姑姑每年都要为他做一双鞋,每一双鞋简直就是一件艺术品,一直到今年,身体多病的姑姑眼神实在不好了,鞋子才不做了,那些没有穿坏就不合脚的鞋,我们一直珍藏着。”这样平静的叙述蕴含着动人心魄的力量,在整整一代人记忆中,这是关于兵团关于故乡关于童年关于家的最深入骨髓的记忆,也是生命中永远无法忘怀的深情---我们的母亲,亲爱的母亲,“跟着父亲,像一个随从”,在苦难的生活中拼尽全部生命和父亲一起为我们撑起一个温暖的家,而在物质生活已经极大丰富的今天,她们却早已长眠地下!“50年代初,在那个极其恶劣的生存环境和简陋的生产环境下开始的垦荒事业,父辈们能够无休止的付出就是靠这些杂粮支撑着的体力,这些超长透支的结果使他们的身体承担了难以负重之压力,以至于他们正当英年就訇然倒地,让最后的灵魂也永远归属于脚下的这片土地,在沙漠、在戈壁一片片坟茔吟唱者一代兵团人惊天地泣鬼神的挽歌……2000年2月19日,66岁的父亲在这片土地上留下了他的子孙,溘然长逝……为了纪念父亲,2003年我拍摄制作了电视散文《父亲的沙枣酒》,重现了父亲当年生活、工作的情景……”


      十几年前,我的一位同乡母亲重病住院,抢救时戴着物理降温的冰帽子,结果冻坏了一只耳朵,母亲去世后,已经是处级领导的七尺男儿在母亲遗体边长跪不起,他喃喃念出的一句话是“您一天福也没有享过”,所有在场的人看到老人那只发黑的耳朵,都泪水长流……“子欲养而亲不待”,是多少兵团人心中永远的痛,然而,在《高天厚土》里,父亲、母亲、兄弟姐妹、画面上的每一个人,脸上始终洋溢着安详的美好的笑容。《高天厚土》的上半部是艰辛的创业史和温馨家园充满爱的合奏,这两者现实生活中具有的沉重主题被有选择的克制的表达了,这样的克制比嚎啕痛哭更让人潸然泪下,生发出崇高的审美感受:"如果我们从现有语言中寻找一个与美相对应词,足以表达促使我们做出美的判断,或由美的判断激起的那种感受和心情,这个词只能是爱。"(阎国忠《中国美学缺什么?》)


      《高天厚土》的下篇是“我 我的兵团和美丽家园”,延续了爱与美的主题。19幅风景照片展示出家乡美景:大漠荒原、陡峭峡谷、落叶满地的清晨,阳光温柔的黄昏、流泉激起白色的浪花、天空洒满灿烂的晚霞,沙堡耸立、渔舟唱晚、草原碧绿、胡杨金黄……美丽家园中,镶嵌着一幅母亲绽放笑容的照片,情韵深长。“如果你去天山,在一天里你就可以领略到四个不同的季节,而在广袤的垦区,春天走在冬与夏的间隙里,显得匆忙而急促。冬雪尚未化。??吧系男』ū闱那恼婪,和煦的微风轻轻吹过,仿佛在一夜之间,满园的树木和大地全绿了。”诗一般的描述依次展开了兵团一年四季的美丽风景,梭梭、胡杨、沙枣、红柳、沙漠深处的湖泊、青翠欲滴的松树林、安静读书的白衣少女、悠闲漫步广场的老军垦,高塔上的电力工人、奎屯河上的打冰人、采摘葡萄的农工、青春飞扬的煤矿工人、升旗的学生,起舞的丽人、大山深处的农庄、旷野上的老机场甚至大盘鸡、馕……摄影家足迹遍布兵团,这片土地上的每一种事物在他眼里都是历史变换的特定镜头,被剪辑成时空独特的视角,流淌成生命鲜活的文字:“布尔津秋天的白桦林中,空气都是金黄色的,在这金黄色的白桦林中,你常会看到一条条系在桦树上的红丝巾,这是当地民族同胞情人们的杰作,他们要用红丝巾遮住白桦树身上的眼睛,让对方不再去看别人,一生一世只爱自己。”


      家乡如此浪漫美丽,经过一代人艰苦卓绝的奋斗,蛮荒之野上崛起的家乡在兵二代眼中褪去苦涩,焕发出蓬勃生机,作家自己忍不住说“我爱我的家乡!”对故乡的爱恋是人与生俱来的本能,故乡承载着童年爱与眷恋永不磨灭的记忆,是文学艺术歌咏的不竭主题,也是美学审美的不竭主题。歌德长篇散文小说《威廉.麦斯特学习时代》里的《迷娘歌》被称为德国抒情诗中的一颗明珠,迷娘是意大利人,早年被人拐卖到法国的一个杂技团里,受尽了虐待和折磨,后来威廉把她赎出,于是迷娘跟随威廉,视他为“亲爱的人和恩人”和“父亲”,这是她为威廉唱的歌:


      你可知道,那柠檬花开的地方?

      黯绿的密叶中映着橘橙金黄,

      骀荡的和风起自蔚蓝的天上,

      还有那长春幽静和月桂轩昂——

      你可知道吗?

      那方。?褪悄欠,

      我心爱的人儿,我要与你同往!

      你可知道,那圆柱高耸的大厦,

      那殿宇的辉煌,和房栊的光华,

      伫立的白石像向我脉脉凝视:

      “可怜的人儿,你受了多少委屈?”——

      你可知道吗?

      那方。?褪悄欠,

      庇护我的恩人,我要与你同往!


      迷娘心中的家乡是所有游子心里的故乡,带着永恒的爱与美的光芒;《高天厚土》中的家乡是所有兵团后代的故乡,传承着父辈的希望和梦想,故乡是每一个生命最终的哲学归宿。现代兵团创世纪般的家园开发和故乡创造,赋予了每一个生活在其间的兵团人形象异乎寻常的艺术光彩,神我与本我交相辉映,艺术为他们流光溢彩,一切艺术的根深深植根于人性的土壤上神性的觉醒,被唤醒的神性主宰艺术审美本身的有限自我和无限世界。《高天厚土》中现实生活在艺术审美的观照下是一个魔幻与现实浑然一体的存在,也是一个神性与人性缠绕交织的存在,生活在其间的兵团人,就像希腊神话中的西西弗斯,顽强地推动命运的巨石,充满英雄的父性气质,也像炼泥丸成星辰补天的女娲,充满悲悯的母性情怀。


      “艺术的本质在于它的以一类千,因为它对个体的精心、细致的个别描绘,其目的就是揭示这一个体的总类的理念。”(叔本华《叔本华思想随笔》)在这个意义上,《高天厚土》对生活的艺术表达"我?我的父辈和兄弟姐妹"延伸成了“我们?我们的父辈和兄弟姐妹”;“我?我的兵团和美丽家园”延伸成了“我们?我们的兵团和美丽家园”,“我”的内涵拥有了覆盖所有兵团人的广阔外延:“我”和“我们”、个人和故乡、故乡和兵团、兵团和祖国浑然一体,每一个人心中都有一个“我?我的父辈和兄弟姐妹”、“我?我的兵团和美丽家园”,它们以各种各样的艺术形象活在我们自身灵魂深处,水乳交融,情深似海。真正的艺术创作必不囿于时,不囿于人,不囿于人性,源于时代且能不囿于时代,对艺术审美而言,对生命来处的自然追溯是一个作家最本真的创作动机,而当这一个人动机演变成一个群体的主观愿望,就具有了普遍的审美力量。《高天厚土》以图文自述的方式完整地把“我?我的父辈和兄弟姐妹”、“我?我的兵团和美丽家园”做为艺术创作的主体和艺术审美的基本形象,是对兵团文学艺术创作的审美贡献!


      三、再生和创造,崇高与永恒


      “一代过去,一代又来。大地却永远长存。”《圣经》


      “我们在青少年时代所获得的印象是那样充满意义,在生命中的黎明,呈现在我们眼前的每样事物都表现了理念性的东西,都被美化得焕然一新。”(叔本华《论美》)《高天厚土》作为一部兵团和故乡的史诗,赞美了母亲、爱与眷恋的纯真岁月。屯垦戍边的所有人们,无论是作为征服者,还是作为建设者,凡是为这片土地牺牲奉献,为崇高理想奋力拼搏、为美好生活竭尽全力努力过的人,都应该是真正的英雄!兵团是兵团人的家乡和精神故乡,《高天厚土》这首踏着建设者步伐开始的生命之歌,有命运本身的悲凉更有人类不屈从于命运战胜命运的顽强。它再次昭示了无论处在何种情境下,人类对自身生命价值的思考从未停止,兵团为这一思考的哲学内涵提供了一个新的经验和证明:人性的崇高是一切文学艺术审美的力量之源,爱与美始终是美学审美的终极理想。


      前师政委万卫平在这本画册的第一页上说:“新疆生产建设兵团屯垦戍边50年的辉煌成就和特殊贡献,使得每一个普通的兵团人都显得极不普通,50年来,兵团人在祖国西北边疆艰苦的生存环境下,在戈壁上建起了新城,让荒原变成了绿洲,谱写了人与自然和谐发展的壮歌,演绎了灿烂精彩的人生,书写了独具魅力的戍边文化,创造了令世人瞩目的奇迹。党政军企合一的特殊体制,新疆生产建设兵团让世人充满了神秘感。兵团人作为共和国特殊的公民,他们许多的生活和经历都鲜为人知。作为一个兵团人的后代,本书的作者以独特的视角摄取了兵团人真实生动的生活画面和西北边疆美丽的风光,辅以史诗般抒情的文字,向人们展示了兵团人积极、乐观、蓬勃向上的生活画卷,以饱满的热情抒发了一个兵团子弟对边疆这片热土的真挚情感,也向世人昭示着一代又一代兵团人将牢记神圣使命,在西部大开发的号角中再创西部中国辉煌和美好未来的决心。”


      著名作家高建群说:“我向这位青年摄影家的艰苦劳动和艺术成就表示敬意----我热烈地:卣獗臼榈某霭。我希望这本书能够引起社会重视。许多内地人不了解兵团这个体制,这一方面是由于他们的孤陋寡闻,而另一方面却在于我们的宣传力度不够。我们要将自己的英雄推出来,然后告诉这个世界说,生活中还有某种崇高的东西。”


      著名作家红柯说:“兵团人对西域的开发简直就是创世纪,几十万将士开进荒原,然后在山东、湖南等地招收女兵,西上天山,组成家庭,从地窝子开始诞生第一代荒原新人:荷马史诗、女娲造人、亚当夏娃、你去想象吧。1990年秋天,我站在新疆生产建设兵团第七个农业师所在地——奎屯,我一下子感受到想象力的贫乏,真正的生命和人性的辉煌,离文学相当遥远!”


      诚如斯言!每个人终究要对他一生的生活做出说明。我为什么要写下这篇文字?我想用耿新豫先生自己2004年12月16日写下的这本书的后记《在西部高地歌唱》里的一段话作为回答:“为了建设西部,父辈们肩牛马之犁,穷尽了毕生之力。50年后的今天,他们依然经历着并不轻松的晚年。作为一个特殊的群体,在西部这个特殊的环境下,在完成使命的同时,兵团人用顽强的意志创造了独具特色的兵团文化,用平凡的人生书写了无数个传奇。在兵团作为一个庞大的企业集团同它的产品一起走向市场、走向世界的今天,向世人展示西部,展示兵团,告诉你一个真实的兵团人的生活,正是我创作本书的最初的和最终的愿望。”


      “父辈们用双肩牵引着犁铧,也将我深深地植入这片土地,它的每一寸土地,每一株花草都与我血肉相连。”《高天厚土》——个兵团子弟的图文自述,就是一个兵团子弟对生养我们的父母一生辛劳的最发自肺腑的爱和感恩!就是一个兵团子弟站在故乡的土地上仰望星空,为这块土地苦苦思索殚精竭虑,接替父辈肩起责任和使命!仅仅一部《高天厚土》是不够的,我希望《高天厚土》能接着出第二部,第三部,第四部,让越来越多的人了解和知道兵团,知道军垦,用它们告慰长眠在兵团的一个个戈壁荒滩上的无数军垦战士的英魂,告慰缠绵在支离病榻旁苦守在寒窑陋室度过晚年的老兵团,告慰无数父母,生养我们的人!“我们热爱大地,就像初生婴儿眷恋母亲温暖的怀抱一样。”土地是神圣的,生活永远在继续,每一天升起的太阳和星辰也都在提醒我们,对故乡最崇高的致敬不仅是铭记和怀念,还要开创她美好的未来!

      本文标题:站在故乡的土地上仰望星空

      本文链接:http://www.cflzone.com/content/271960.html

      验证码
      • 评论
      0条评论
      • 最新评论

      深度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古榕树下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